火车站设收费休息厅不能任性"商铺自营"不是捏词

  在火车站内适当设置商铺是合理须要的,但不能任性为之、喧宾夺主,否则,将大大降低游客候车恬静度,难免滋生收费候车这样损害游客基本需求的征象。

  暑运时期,各大火车站的客流量增添,北京站在候车职员较多的情形下还设置了“收费休息厅”,每人每小时10元。事情职员称,该休息厅为商家自主谋划,而非北京站的收费行为,主顾有选择付费休息或是免费在候车室等车的权力。(见8月22日《北京青年报》)

  商家自主谋划、非北京站收费行为,这些说法现实上经不起推敲。一方面,这些站内的商铺是火车站的租客,需要定期向火车站缴纳商铺租金。因而,火车站与这些商铺之间存在精密的利益关联;另一方面,据记者观察,北京站的候车厅“可供游客休息的椅子已基本坐满,另有不少游客选择坐在地上,或铺上一层垫子直接躺在候车厅内”。因此,收费休息厅之以是成天气,很大水平上与免费候车座椅供应不足、“公共候车区域被人为挤占”有很大关系。

  对于选择收费休息厅的游客来说,谈不上是何等自由自主的选择,而是一种变相强制下的不得已——免费座椅已坐满,不掏钱去收费休息厅就只能坐地上。

  在这种配景下,以“商铺自主谋划”为由来强调收费休息厅的正当性,没有什么说服力,也谈不上什么合理。在游客已花钱购票的情形下,为游客提供包罗免费座椅等在内的基本候车服务,是火车站应尽的义务,也是游客理应享受的基本待遇。

  从公共设施的功效定位角度看,像火车站这样主要的都会公共基础设施,应尽可能为游客提供恬静利便的公共服务,而不是任由商铺挤占公共候车空间,这也是火车站基本的功效所在。

  一面是火车站公共候车空间座椅不足,许多游客不得不坐在地上,一面是站内商铺借机设置收费休息厅,这样的场景是近年来海内不少火车站差别水平存在的一个问题。诚如媒体所言:“部门车站的候车厅存在过分开发、商铺过多的征象,候车空间被严重挤占,搭客出行恬静度大大降低。”

  从市场谋划角度看,在火车站内适当设置商铺是合理须要的,一方面可以提高车站空间使用效率,适当增添车站收益;另一方面也可以就近知足游客的种种消耗需求。但商铺设置不能任性为之、喧宾夺主,否则,将大大降低游客候车恬静度,难免滋生收费候车这样损害游客基本需求的征象。

  张贵峰

  共有7029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