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偷袭天价片酬演员要求“变相赔偿”操作难

  

发布日期:2018-11-10
【字体:打印

原题目:广电总局偷袭天价片酬 演员要求“变相赔偿”操作难

本报记者 谢若琳

演员“限薪令”终于落地。11月9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以下简称“广电总局”)在网站宣布了《关于进一步增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治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停止影视圈追星炒星的不良倾向,严酷控制综艺节目嘉宾片酬,加大网络剧治理力度。

今年以来,广电总局对影视圈不良作风的整治力度不停增强。不外,有制片人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有明星明确提出不降薪,要求对损失换一种方式赔偿。不外,也有上市公司董秘否认这一说法,以为违规操作不现实。

在《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历程中,有不少声音以为,增强监视的同时,也应该建设完善透明的演员市场情况,提高市场流通,增强新演员的就业时机,给行业注入“活水”。

明星“限薪令”落地

在薪酬方面,《通知》划定,各电视上星综合频道19:30至22:30播出的综艺节目要提前向总局报备嘉宾姓名、片酬、成本占比等信息,每个节目所有嘉宾总片酬不得凌驾节目总成本的40%,主要嘉宾片酬不得凌驾嘉宾总片酬的70%。

详细到电视剧而言,每部电视剧网络剧(含网络影戏)所有演员片酬不凌驾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凌驾总片酬的70%。若是泛起所有演员总片酬凌驾制作总成本40%的情形,制作机构需向所属协会(中广联制片委员会、电视剧制作工业协会或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及中广联演员委员会举行存案并说明情形。

值得一提的是,《通知》还提出处罚措施,若是制作机构无正当理由或遮盖不报嘉宾薪酬情形,一经查实,由所属协会上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视情形依法接纳暂停直至永世作废剧目播出、制作资质等处罚措施。可谓是一记重拳。

仍有明星坚持不降薪

明星高片酬从本质上反映出的是供需关系的不平衡。

从公然资料来看,近几年明星的薪酬飞涨,已经成为行业顽疾,严重影响制片成本。凭据领骥影视年报披露,钟汉良主演《一起繁花相送》,2016年时片酬就到达5000万元,单集片酬高达166万元。而该片豆瓣评分4.5分,仅7000余人到场谈论。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凭据新丽传媒的招股说明书披露,2016年支付给天津欣喜邂逅文化流传有限公司(女主周迅方)的《如懿传》剧组劳务用度为5350万元,支付给东阳横店连俊杰影视文化事情室(男主霍建华方)的劳务用度为5072万元。这意味着仅两位主演的公然片酬占总制作成本的比例靠近35%。

今年市场传出“限薪令”后,有媒体消息来源,因到场综艺节目《中餐厅》薪酬超标,赵薇、舒淇退回4000万元。

顶级明星供求重要的问题不用除,影视行业融资难的难题不解决,就难以从基础上改变演员薪酬现状。一位券商剖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现,影视行业的制作周期长,现金流重要,在一部剧立项时就要先拿到一部门预售用度。

可是购剧平台怎样权衡这部作品的价值呢?只有看演员、导演的着名度,导致作品估值唯明星论的趋势愈演愈烈,因此制作方不得不依赖明星,他进一步表现,“为的不是收视率,而是将这部剧卖个好价钱”。因此,名气大、演技差的演员也通告不停。

有不愿签字的资深制片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限薪令”传出后,有的明星基础没降价,要求公司换个名目举行赔偿,更有甚者要求通过境外银行转账。

对此,某影视公司董秘表现,还未听说有外洋汇款的情形,这种要求也很难操作,一方面,上市公司的财政透明规范,大笔支出明细都要经由审计;另一方面,现在出海政策收紧,想通过境外银行从操作上来说就不行行。可是,他也认可,对制作方而言,并不希望支出巨额的成本,但却又不得不依赖于明星所带来的热度。“行业整理照旧需要官方干预,不能任由行业野蛮生长,现在寄希望于"限薪令"可以恒久严酷执行,降低成本为各人带来喘息的时机。”他表现。

责任编辑:

【纠错】责任编辑:公纯安开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   友情链接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中国建筑集团有限公司  皖ICP备175420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0741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