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投资的FF遭前CFO起诉:竞业克制协议被指越界_手机扑克

发布时间:2018-10-17

 

原题目:贾跃亭投资的FF遭前CFO起诉:竞业克制协议被指越界

FF前CFO Stefan Krause。

贾跃亭在美国投资的电动汽车制造商Faraday Future,和前CFO之间的纠纷还未竣事。

8月10日,据美国科技媒体Jalopnik消息来源,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简称FF)前CFO(首席财政官)Stefan Krause开办的新公司Evelozcity起诉FF,称FF的雇佣协议因阻碍员工寻找新的时机而违反了加州执法。

Evelozcity在起诉书中称,FF通过错误的许诺将人才吸引至公司,并要求他们签署所谓的“竞业克制条款”,这使得员工们最终感应难以脱离公司。

不外,一位靠近FF的人士以为,这可能是EVelozcity居心混淆民众视线,来以此模糊Evelozcity偷窃FF商业秘密一案而举行的障眼法。

竞业克制通常来说指的是劳动左券终止后的一段特定时代之内,受雇者不得在相同工业中从事竞争行为,以保障先前雇主的权益。

“外貌上,这一条款是在12个月的限期内,不允许脱离FF的员工直接或者间接招揽其他FF的员工加入另一家公司。”被递交给美国加州洛杉矶法庭的起诉文件显示,“然而,FF最初起草随后诠释并执行的这份协议,超出了加州公共政策的界限。”

Eevelozcity方面以为,FF的态度是,若是与Evelozcity有联系的人跟FF员工谈论在Evelozcity事情,那么现在在Evelozcity事情的FF前员工就违反了竞业克制协议。

FF前CFO Stefen Krause于2017年11月被FF宣布排除雇佣关系,其时FF说话猛烈,称自从Stefan入职FF以来,不仅没有给公司做出实质孝敬,反而存在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和投资人的利益。公司正在对Stefan接纳执法行动。

同时被排除雇佣关系的另有CTO(首席手艺官)Ulrich Kranz。

随后,Stefen Krause和Ulrich Kranz建立了一家新的电动汽车公司Evelozcity,不少FF的员工选择加盟,包罗FF的设计高级副总裁Richard Kim。

2018年1月,FF率先起诉Evelozcity,称Evelozcity勉励FF员工去职,并带走公司焦点商业秘密和手艺秘密供Evelozcity使用,从而对FF造成危险。其时Evelozcitiy否认了这一说法称,“我们没有、也不需法拉第未来的手艺。此次诉讼,对我们的指控是错误而且极具煽惑性的,我们将对这起冒失的、禁绝确的诉讼在合适的时机作出回应。”

对于FF向Evelozcity的诉讼希望,FF内部人士透露,5月31日,加州联邦法院作出裁决,驳回Evelozcity要求打消昆鹰状师事务所在此案中署理FF资格的诉求。8月9日,加州联邦法院驳回了EVelozcity欲将其与FF的商业秘密案从联邦法院移到仲裁庭的诉求,并指令EVelozcity必须在15天内回复FF的第一修正起诉状。

据悉,FF在联邦法院对EVelozcity提起的这一诉讼,将与其在仲裁庭对11位从FF去职并加入EVelozcity的前员工的仲裁申请同步推进,将进入证据听证阶段,预计于2019年2月下旬举行。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Evelozcity反诉FF,在起诉书中还提到了不少FF的现状。

据Jalopnik消息来源,Stefan Krause希望FF停业,但最终被贾跃亭否决,“贾跃亭将停业视作"叛国罪"。”起诉书显示,“事实上,只管许多商业照料都希望那么做,但贾跃亭仍努力阻挡根据美国停业法第十一章举行准备,贾跃亭宁愿让公司失败,留下员工和供应商以及大笔债务,而不是重组公司的财政结构,并公然认可FF和他自己的弱点。”

起诉书还写道,在FF,他们视察到了一些令人震惊和不安的事实,FF已经不像公司最初那样,员工们不光没有建设起一家最先进的手艺公司,而是经常破费时间来避开债权人的电话,思量支付哪些账单以制止停业。到了2017年秋季,该公司泛起流动性危急,并无力偿债,FF经常耗尽其银行账户的资金,并需要每两周注入资金以支付员工人为。

不外,今年6月,恒大团体宣布成为FF的投资方,FF则表现完成了20亿美元A轮融资。

对于Evelozcity的指控,FF方面暂未做出正式回应。

作者:汹涌新闻 陈宇曦 综合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