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
 

 
新闻动态
现在位置:首页>新闻动态>综合新闻
情侣天价分手费引外媒关注分手了“情债”该怎么算?
发表日期: 2018-10-13 来源: 人生好比赌博
打印本页 字号: 关闭

  伉俪仳离价格不菲,情侣分手可能同样云云。

  英国广播公司(BBC)日前消息来源称,克日,中国杭州警方接到某酒吧员工报案,称有主顾在店里遗落一行李箱。警方到达现场后发现,该行李箱没有上锁,内里满满地装着200万元人们币。

  杭州警方紧迫开展观察,最终找到失主。失主说,这笔巨款是其“赠予”前女友的分手费,由于未能到达女方要求的500万元数额,这笔钱被遗留在二人约定晤面的酒吧。

  天价分手费引起了外媒的关注。分手费真的能权衡真爱的价值吗?分手了,“情债”该怎么算?

  展示“诚意”的分手费危险了爱的真诚

  恋爱需要双方投入大量时间,也很是“烧钱”——从初期的用饭、聚会,到“甜蜜期”为相互购置礼物、配合旅行,都需要款项“撑腰”。

  与退回“定情信物”的古老分手方式差别,现在,许多年轻人的分手显得更为“潇洒”——与其接纳礼物,他们更倾向于拿出一笔用度,“买断”对方在恋爱中支付的时间、物质和情感。

  BBC撰文称,分手费更像未婚男女间的“仳离协议”,简直能有用解决分手时的尴尬。有趣的是,一旦谈及分手费,那些曾迷失在恋爱中的情侣通常会变得很是苏醒和岑寂,他们中的大部门人会本着公正的原则,坦诚地盘算前任在情感中的支付,也有人捉住这个时机,为自己争取尽可能高的“精神宽慰金”。

  男性通常是为分手“埋单”的一方。在BBC看来,他们这么做多数是出于“愧疚”——分手费被用来填补女性由于这场恋爱而失去的其他时机。与致歉、宽慰相比,大量的款项似乎更能展示提出分手一方赔偿的“诚意”。

  然而,《青年参考》记者通过采访发现,被用来展示“诚意”的分手费,恰恰危险了爱的真诚和人们对恋爱的信仰。

  王充(假名)为上一段恋情支付了近10万元的分手费。“我们是奔着完婚谈的恋爱,一最先两人相处得很好,我们走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但厥后她家里的要求越来越多,我们间的矛盾越来越频仍。意识到这样下去两小我私家不会幸福,我自动提出分手,她则告诉我必须拿出10万元分手费,赔偿她这两年的青春。我很是受惊,但思量事后,赞成了——这样也好,我对她不再有那么多愧疚,能卸下道德的压力。”他告诉《青年参考》。

  前女友索要分手费,这让王充“挺受伤的”:“我没想到她是这样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的——两年,10万块钱。我一直以为我们曾经爱过,但我现在以为这段情感似乎是我用钱买来的。”这段情感竣事后,30岁的王充至今处于空窗期。这个曾经以为“恋爱就是双方确认过眼神,想谈就能谈”的乐观青年,现在坦言自己“有点儿怕了”。

  在心田深处,王充照旧理想遇到一份相对纯粹的情感,最少,两人在情感中的支付不会被一笔一笔折算成款项。不外,眼下的王充正“化悲痛为气力”,把所有精神投入事情,“与生长情感相比,照旧先生长事业更靠谱”。

  “我不愿提起关于分手费的已往,究竟不色泽”

  有看法以为,分手费征象的泉源在于消耗主义的驱动,在都会里更为常见。但在某种水平上,分手费似乎更像旧俗的遗迹——在听从“怙恃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婚姻和情感往往带有生意业务色彩,女方会通过索要“彩礼”等形式获取赔偿。时代生长到今天,事实是怎样的心态,让人们还在为一段情感的“款项赔偿”而纠结呢?

  英国《逐日邮报》以为:“在中国,传统看法以为,随着女方年事越来越大,择偶规模和空间也越来越狭窄。既然男方不愿完婚,那他就必须赔偿女方支付的情感价格,赔偿他消耗掉的女方的青春。”

  也有女性对受到的危险难以释怀,把索要分手费看成抨击对方的手段。

  谈过3次恋爱、不久前才步入婚姻的李倩(假名)告诉《青年参考》记者,她的上一段情感历时8年,最后以男友“劈腿”了结。在这段情感中处于弱势的她,决议“不惜一切价格为自己争取权力”。“我把30岁前最好的青春铺张在谁人渣男身上,他绝对不能拍拍屁股走人。他提出分手时说我们性格不合,说我控制欲强……但我们都清晰这些不外是捏词,真实的缘故原由就是他另结新欢了。作为被诱骗的一方,我以为只有让他支付款项才气让他体会到痛苦,意识到价格”。

  李倩没有透露自己以前男友那里获得几多分手费,但她坦言,索要分手费的历程很是艰难,双方“险些撕破脸”。“可我从来不忏悔这么做。”她告诉《青年参考》,“我把从他那里要到的这笔钱,所有花在我和现任的婚礼上,这是我能想到的对前任最好的抨击。”

  《青年参考》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纵然曾向前任索要分手费,大多数受访者也不愿意谈及这种做法。“究竟这不是什么色泽的事。”李倩坦言,“讨论分手费实在是个两败俱伤的历程。这件事让我们在相互眼中变得貌寝,也把我们酿成了亲戚朋侪口中的笑话。现在时过境迁,我不希望提起这些事,也不希望我的老公知道我有这样一段已往。”

  “这笔钱像埋在鞋里的石子,让两小我私家都欠好受”

  值得注重的是,随着时代的生长,在中国,支付分手费已经不再只是男方的事。近些年来,不少在大都会事情的女性最先付分手费给前男友。她们以为,男方在中国传统恋爱关系中会在付饭费和购置礼物方面花销更多,以是分手时女方应该举行赔偿。

  和谈了3年的男友分手时,Amy自动提出给他经济赔偿。“我不想让他或他的家人朋侪以为,我在这段关系中占了什么自制。”她告诉《青年参考》,“我们在一起时,他给我买过不少礼物,大多是首饰、化妆品什么的。虽然分手了,但我并不计划把这些用过的工具还给他,而是直接还他现金,两不相欠。”

  在Amy看来,若是两小我私家之间的爱消逝了,那么曾经送给对方的代表“爱”的礼物就只是通俗的商品。“我完全有能力购置这些工具,其时收下它们也是收下他对我的那份爱意。既然分手了,爱意没了,工具就当是自己买来送自己的就好了。”

  对Amy来说,与其称这笔钱为分手费,不如说是和前任划清界线。“通俗朋侪之间是不会频仍互送珍贵礼物的,给他赔偿,实在也是讲明我对这段情感的态度——我不会和他拖泥带水、藕断丝连。当我把钱打到他账户的那一刻,就意味着我们真的一刀两断了。我想,这一行为胜过千言万语”。

  Amy的做法在挚友Didy看来有些“节外生枝”。这个自诩为“恋爱至上主义者”的女孩以为,Amy自动提出给男方分手费,并不能到达想象中的效果。“若是这段情感以失败了结,无论索要照旧自动提出支付分手费,都市让相互尴尬。一段纯粹的情感,不应该用钱画上休止符,这只会让双方都感应被羞辱。外貌上看,他们是宁静分手了,但实在两小我私家都没有因此(分手费)过得更好。这笔钱像埋在鞋里的石子,让两小我私家都欠好受”。

  用款项权衡一切,了局只会更糟

  BBC指出,虽然分手费对情感破碎的情侣来说不是什么新闻,但在司法实践中,以“青春损失费”或“青春赔偿费”为名的赔偿,于法无据,不受执法掩护。只管云云,双方不满分手费金额、最终诉诸执法的案例,照旧越来越多地泛起在民众视野里。

  其中不乏令人啼笑皆非的案例。今年4月,一位女士给前任发送了一份清单,历数了他们去过的所有餐馆和旅店,并“合理”估算出对方在自己身上的开销,希望自己可以尽可能地赔偿;在1月宁波市的一个案例中,一位男士要求前女友给予赔偿,缘故原由是自己被女方甩掉,导致伤心过分,严重脱发……

  像“200万分手费遗落酒吧”的故事一样,这些有关分手费的新闻往往引起关注。不外,对于分手费事实应不应该付、到底有何意义,人们众说纷纭。有网友质疑:“为什么给钱才气分手?把自己当什么了?商品?宠物?”也有网友称:“用钱来赔偿损失,这不是天经地义吗?”

  在BBC看来,款项和恋爱的关系似乎有些“剪不停理还乱”。没人能说清是否应该向前任索要分手费,或几多数额才合适。但有一点可以一定,那就是,分手费的泛起,会让那些本就由于寻找另一半而苦恼的男女越发苦恼。若是你权衡恋爱的尺度不再是两小我私家的情感、性格、三观,而想用款项权衡一切、解决一切,那么了局往往也会由于款项而变得更糟。

  摘自《青年参考》2018年5月23日 12版

  《青年参考》记者 贾晓静 泉源:中国青年报

   评 论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
地址: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100101
© 浙ICP备171625号-4
人生好比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