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领跑金马奖提名,把形式感做到极致的《影》,没让张艺谋挣脱自己的窼臼

 
分享: 2018-11-15
     

原题目:领跑金马奖提名,把形式感做到极致的《影》,没让张艺谋挣脱自己的窼臼

【版权说明:本文为@影吹斯汀 独家原创稿,未经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剽窃or转载,违者必究!】

国庆档诸片,关注度和话题度最高的,当属国师张艺谋的《影》。

去年三月开机,今年七月宣布定档9.30,月初先后在威尼斯和多伦多影戏节亮相,前几日又有媒体传出《影》将代表内地参选明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新闻……(不外奥斯卡官方划定最佳外语片的选送条件之一是10月1日报名停止前在所在地域商业影院公映至少一周,由此条件看,《影》并不符)。

上映三天,《影》的票房已迫近2亿,7.6的豆瓣评分也算口碑坚挺。昨天下战书台湾金马奖宣布提名,大陆影片占有泰半壁山河,《影》以12项提名遥遥领跑,不仅同时入围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两大重量级提名,更让邓超、孙俪匹俦同时喜提影帝、影后候选。

很难说,是本届金马评审团主席巩俐玉成了《影》的大热,照旧一直以“先锋、小众、艺术性”为选片偏重点的金马奖在某种意义上为《影》正了名。无论怎样,这是张艺谋《长城》“扑街”后的首部回血之作,带着“雪恨”的意味而来。此前在威尼斯和多伦多亮相,外国媒体和观众不负期望机给予喜好和赞赏。IMDB评分7.5,烂番茄新鲜度83%,算是不错的开局。消息来源称东方文化展示又一次“惊艳”了西方观众,有内地媒体评价说,这是张艺谋拍给天下看的文化自信。

蜀黍对《影》,好奇大于期待。从《长城》的排山倒海奥运战,到《影》的是非极简水墨风,老谋子会有什么质的改变吗?

在前几日首映场,蜀黍提前看完了近两个小时的《影》和一个半小时的纪录片《张艺谋和他的“影”》,坦率讲,有点意外。

没想到,这是一部云云“简朴”的影戏。

两个小时,八小我私家物,七天,简朴到不像影戏,更像一出时间也刚恰好的多幕舞台剧。

(以下不涉及要害剧透,请放心阅读)

影片开头便先容,“这是一个有关替身”的故事,片名《影》,就是影子,替身的意思。

原本想借助三国配景,最终张艺谋排挤了历史。帝王将相、权术争取,都只是架构故事的元素符号,在近乎“真空”的时空里,张艺谋用一个小人物即将行到生命止境几天内的遭遇,讲了讲人性。

这个小人物,就是身为替身的“境州”(邓超 饰)。八岁时,他和母亲漂泊陌头,沛国太公赏了他一碗饭吃,今后将其神秘留养在府中密室,成为太公侄儿——上将军子虞(邓超 饰)的替身。

故事归纳综合起来很简朴:子虞想从敌国手上收复沛国失去的疆土境州,一心只想安然过活的沛国大王(郑恺 饰)不愿,不仅为此跟子虞剑拔弩张屡生争执,还计划把自己的亲妹妹青萍(关晓彤 饰)送去给敌国守将杨苍(胡军 饰)的儿子杨平(吴磊 饰)和亲。子虞外貌上自削官职,暗地里勤钻打败杨苍之法,并筹谋了一场以替身为先锋棋子的对决大战。

子虞的夫人小艾(孙俪 饰)作为良人的隶属品,游移于真身和替身两个男子之间。在外人眼前要和替身“境州”假扮伉俪,暗地里又要资助子虞实行企图。

另有两个大臣,一文(王景春 饰)一武(王千源 饰),配合组成搅局人。

朝堂,密室,城关战场,组成影片的三处主要场景。君臣争锋,谋害大计,城关对决,险些就是故事线推进的所有。

在人物塑造上,张艺谋也使用了白描速写,简朴直接。自豪腹黑的子虞,善良软弱的小艾,怯懦暴戾的沛王,率性刚强的青萍,耿直单纯的杨苍父子,都是平面化符号化的,人物的台词行为,都围绕各自的特质睁开,性格鲜明写在脸上。

唯一稍显庞大性的,即是“替身”境州。从一个悲凉傀儡,生长蜕变为可以主宰自己运气的自由身,心理行为都有一系列反转转变。

邓超较为称职地完成了“真身”和“替身”两个从形状到性格都有显着反差的角色塑造。由于张艺谋力图实拍弃用特效,邓超像阿-米尔汗一样先增肥后减肥,分两个阶段完成了两个角色的演绎。形状上的真实转变,对演员进入人物也起到了很好的资助作用。

孙俪、王景春、王千源、胡军、吴磊、关晓彤,也基本都在有限的划定行动内完成了使命。唯一比力出戏的就是郑恺饰演的沛王。穿上古装粘着胡子佯装练书法,可一进场照旧让人立马想起《前任3》里谁人油嘴滑舌的弱鸡男;语言演出用力过猛,可照旧让人看不到丝毫“王”的样子。破气!

说回《影》自己,这部“重量级的”、片方宣传号称“张艺谋最惊艳”的翻身大作,在蜀黍看来,实在只算得张艺谋的一部“小”影戏。

其一,人物小。国师的重心没有再心系家国、反思时代,他说,想在帝王将相的故事里有一个平民的故事。于是《影》的焦点,是关注人,关注人性。在对个体向来缺乏关注的中国社会,这种视角的缩短值得珍惜。而小人物突破约束枷锁,追求个体自由,也颇有好莱坞小我私家英雄主义的主旨。只惋惜,对自由的憧憬最终照旧被运气的阴谋所圉,腹黑的反转是人性向运气的低头,诡黠的欲望,最终打败了人性的理想。

其二,故事小。由于完全排挤了历史,《影》的故事情境,好比被放到了一个真空的理想国。故事设置很是简朴,情节平铺直叙,每一小我私家物按部就班,走完所有划定好的过场。这样做的利益是,很是容易明白。特殊对于西方观众,不需要相识任何历史配景,也完万能看明确人物的行为念头。但坏处也来了——苍白。对想看故事的中国观众,这种极简观点化的叙事,显然不够知足一部商业影戏的“戏剧需求”。

而若是当成艺术片看,《影》的庞大性和深度又显着不足。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剧情反转没有多新鲜,朝堂争斗的阴险腹黑、小人物的压制无奈,也都是宫斗剧里看惯了的戏码。人物蜕变的心田戏,原来可以增添思索的厚重性和条理的富厚性,惋惜导演没有过多去挖掘,也没有给它们展现的时机。

那么《影》最大的专注点和着力点在哪呢?——没错,形式!

用一部接一部大片和奥运会开幕式奠基了中国视觉形式大师职位的老谋子,在这部看上去“极简极淡”的影戏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放弃和改变。

于是,从宏观来看,《影》做出了高级的是非调性,做出了太极八卦、阴阳相交、水墨诗意的东方文化,做出了蕴藉萧洒的意象美。从细节看,它在朝堂摆满屏风和书法,让一国之君练毛笔字,让都督匹俦琴瑟和鸣,用以阴克阳的太极理念设计死士进攻招式,用形式感十足的沛伞看成主要武器……

这些形式感,是先于故事情境、人物性格而存在的。除却展示的功效,大多数时间,这些形式感与人物的自然行为念头并看不出有甚直接关联。这导致整部影戏更像一个大型东方文化秀场,人物在内里语言做事、穿梭游走,使命只是为了串联起这一系列的秀场元素展示。

一个小人物、一群大人物,一切成为了权术斗争的牺牲品,《影》这个充满悲剧性的故事,实在是有充实深度可挖的。惋惜导演志不在此。他的脑子里,首先构建的是一件工艺品。

在纪录片《张艺谋和他的“影”》里,导演对形式感完善到近乎失常的要求,让人印象深刻。大到一片竹林的选景,一座城关的建设,小到屏风的透明度、衣服的柔软度、洒水车洒出雨点的疏密度,石板路面的平展度……大巨细小所有的形式细节,在他脑子里都有一个尺度谜底,所有事情部门,主要也是唯一的使命就是尽力靠近或者告竣这个尺度谜底。

蜀黍佩服这种工匠精神,比起那些粗制滥造赚快钱的狗屎,这样的影戏是实着实在认真倾注心血做出的“精品”。

但,影戏究竟不仅仅是工艺品。精致有余,内容不足,就酿成了“看秀”。

这么多年,说他脱离也好,说他回归也罢,实在张艺谋一直没变过。他始终是循着自己理念拍影戏的人,这个理念,是对影戏工艺字斟句酌的追求,是东方文化的输出使命,是对形式感的谜之执着……

《影》是形式主义大师张艺谋的一部“小”影戏,而张艺谋,照旧谁人张艺谋。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