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彭斯先生,你误解了鲁迅先生的原意

 
分享: 2018-10-19
     

原题目:彭斯先生,你误解了鲁迅先生的原意

彭公璞

美国东部时间10月4日上午,美国副总统彭斯就美对华政策揭晓了一篇演说,迅速成为天下各大媒体消息来源的焦点。笔者虽在国庆休假,然慑于彭斯先生台甫,也赶快找来大作拜读。彭斯先生的这篇文章洋洋洒洒近万言,围绕中美关系的宿世今生谈古论今;经心粉饰故事,甚至不惜把自己的父亲也拉出来以感动别人;兴之所至,引经据典,特殊是在文末对鲁迅名言和中国古语信手拈来,力显渊博。但正是读到此处,笔者却发生了疑窦:演讲者对所引用的内容读懂了吗?待回过头重读演讲全文,则疑惑和不解更多。

鲁迅《热风集·随感录四十八》说:“中国人对于异族,向来只有两样称谓:一样是禽兽,一样是圣上。从没有称他朋侪,说他也同我们一样的。”(《鲁迅全集》第一卷,人们文学出书社2005年版第352页)鲁迅向来“论时势不留人情,砭痼弊常取类型”,这段话就是鲁迅针对其时中国文化受古老看法约束,不能对异域文化同等择取,彻底刷新这一类征象的尖锐品评,与他厥后提倡的“拿来主义”(《鲁迅全集》第六卷,第39页)基本一致。彭斯在演讲中引用的文字大致不差,但在明白上则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以此说明中国一向不能同等看待他国,从而希望:“北京很快会以行动而不是言词作为回应,重新尊重美国。”显得前言不搭后语,是典型的误读。这也说明他对鲁迅是缺乏相识的。在中国,鲁迅可不简朴是副总统先生口中的说书人(storyteller),而是一位享有“民族魂”称誉的伟大爱国者和头脑家。先生对中国民族性的深刻批判是建设在其“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深沉爱国情绪之上的,歪曲使用鲁迅先生的言论来攻击今世中国,彭斯未免不智;对鲁迅来说,也难免悲痛。由于他在生前就曾苏醒地指出:“文人的遭殃,不在生前的被攻击和被萧条,一瞑之后,言行两亡,于是无聊之徒,谬托知己,是非蜂起,既以自衒,又以卖钱,连死尸也成了他们的沽名赢利之具,这倒是值得悲痛的。”(《鲁迅全集》第六卷,第70页)

不仅是对鲁迅,对中国文化和中国政府,副总统先生也体现出惊人的无知。在演讲中,彭斯罔顾事实,大谈美国自清末以来对中国的种种资助,却对美国接受庚子赔款、出卖中国钓鱼岛治理权等历史讳莫如深;尽力渲染中国军事扩张,却又对特朗普总统签署的自罗纳德·里根时代以来最大的国防增幅预算法案赞不停口,显着接纳双重尺度,前后矛盾。从自身所持的单边主义和零和头脑出发,主观臆测中国钻营“在地域和全球规模内重新施加其影响力”,“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优势,试图改变国际秩序以使之为其所用”,无故编造中国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假话,充实讲明彭斯先生及其同寅对中国文化向来秉持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修文德以来之”以及“上善若水”“协和万邦”等理念缺乏基本相识,对于中国政府倡建“人类运气配合体”等行动缺乏基本信托。彭斯先生在演讲中或慷慨激昂高谈天下正义,或如怨妇般低徊哀婉诉说美国的失望和无奈……但显着的逻辑错误和诉诸事实发生的矛盾是靠任何华美的辞藻、精巧的演出都掩饰不住的,不知不觉就在其“麒麟皮下露出来破绽”(参见《鲁迅全集》第三卷,第260页)。读了彭斯的演讲,耳边不禁响起鲁迅曾经发出的诘责:“又是演讲录,又是演讲录。但惋惜都没有批注他何以和先前大两样了;也没有批注他演讲时,自己是否真信赖自己的话。”(《鲁迅全集》第三卷,第554页)

副总统先生在演讲中之以是不自觉露出破绽,与他固持的以“天主选民”自居和“美国至上”的狂妄心态是精密相关的。在演讲中,彭斯多次以恩赐的姿态提到美国提倡“门户开放”政策,以维护中国的主权;美国传教士们到中国后不仅流传了信仰,还开办了中国一些最早的、最优异的大学;中国成为天下第二大经济体,在很大水平上是由美国在中国的投资所推动的;甚至在已往的25年里“我们重修了中国”。固然,这位“天主选民”没有遗忘给中国人们转达福音,专门引用中国古代小说《喻世明言》第三十一卷《闹阴司司马貌断狱》中“人见现在,天见久远”的古语,祈求上苍能够看到未来——天主赐福于中美两国,用意不行谓不周到!不外副总统先生在引用完这句古语后,还应该继续读读紧接着的一段话:“人每不能测天,致汝纷纭议论,皆由浅见薄识之故也。”彭斯不相识的是,中国文化中的“天”与他心目中的“天主”是差别的,天意与民心心心相印。在中国古老的经典《尚书·泰誓》中就提出:“民之所欲,天必从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在今世中国,人们对优美生涯的憧憬就是我们的奋斗目的。因其中国政府只能凭据本国国情,顺应本国民心,走自己的门路。原理很简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穿了才知道”,其他任何外部的压力干预都是无用的。至于彭斯先生在演讲中以恩赐者的态度对中国提出的一系列希望,生怕最后都只能落空了。

彭斯在演讲中从多个方面临中国举行了无理指责,种种捣鬼手段也会名堂翻新,对此,鲁迅先生早在上个世纪30年月就告诉过我们: “捣鬼有术,也有用,然而有限,以是以此成大事者,古来无有。”

责任编辑: